bingwaeryu

求点赞评论关注!

龙宇/朱白

纯属脑洞,误升真人……(其实我也很想嗑真人的糖!!!)

   这边白宇终于放下了小龙哥就听见小白宇又“倒戈”了!“不是来之前说过了吗?要叫叔叔!给我才叫哥哥!”白宇气呼呼地看着这个倒戈的“猪队友”。龙哥听见了不由得笑白宇幼稚,“你是三岁小孩嘛!”龙哥看着跟小小白置气的老…小…老…小,老……小白,不由得脱口而出。

  “好嘛!才那么一会儿就被倒戈了!哥哥啊,哥哥,亏了我们椰子芒果组合,还有毛猴突……算了吧,哥哥你还是这个山头最帅的猴!没有之一!在下甘拜下风!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没有抱怨两句,白宇就被自己清奇的脑回路给笑倒了,扶着朱一龙的手臂笑得“花枝乱颤”朱一龙就任凭他扶着,看着看着,自己也笑了起来,两个大男人对着对方哈哈大笑不止…

 
  然后…然后…小白宇和小龙哥在对方的手机里对视了一眼…“锅锅这是肿么肥四?”小白宇担心地问,“嗯…不要管他们,他们…这儿有问题。”小龙哥郑重其事地安慰着忧心忡忡的小白宇。(小语:呀哈!还没想到小小白还有一颗隐藏在熊孩子光芒底下的圣父心啊!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才怪】【才怪】【吐舌】)

  两人足足笑了两分钟有余才收住,龙哥眉眼仍带笑意温和地看着笑得眼泪都出来的白宇。“哈哈哈哈…哥哥,哥哥,呼~呼~唔,笑死我了!无论过去多久你的毛猴梗还是‘独孤求败’啊。”白宇肆无忌惮地吐槽着龙哥的黑历史说得毫无负担,龙哥今天也是要笑着活下去……(开玩笑)龙哥也听得很无奈,这绝对是他三十年的人生中(对于白宇来说)最大的一个笑点了…
 

  终于开始吃火锅了,他们就看着两个小的在两个手机中乱跑,好吧,只有小白宇乱跑…“唔…还是龙哥聪明,竟然想到用USB接口哎!不行!龙哥?黑老哥?哥哥?我不喜欢吃菜嘛!”白宇撒起娇来真的他自己都怕。白宇刚想假装呕一呕缓解一下气氛,没想到龙哥突然红着脸(白宇:那可是真红!从耳朵尖到脖子都红了!不过还挺好看的…嘿嘿嘿……),“不吃蔬菜不可以,那…这回先不吃,等会给你点些水果,留着些肚子记得吃水果啊。”龙哥的皮肤红彤彤得,真像一个果皮光滑的荔枝…“喂,小白听见了吗?”“我想吃荔枝…”白宇突然蹦出来了这么一句话,龙哥不觉突兀地接话“嗯…荔枝的话,现在这个季节应该有吧?”白宇纵然再厚脸皮也觉得有些羞愧……撇开了话题。

    两人吃完火锅后,准备离开。朱一龙却把白宇摁回座位上,说等等他。然后带着口罩和帽子跑了出去,白宇在屋里大开脑洞“龙哥是不是要抛下我一个人,自己逃走了?不不不,龙哥这么正直的人是不会这么做的……”五六分钟后,龙哥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关上门,摘下口罩把手中提着的塑料袋递给白宇“那个…送你的!旁边的店正好有。”龙哥不自然地捏了捏衣角,白宇提着袋子,呆呆的傻傻的从心底流出一丝暖意。“嗯!当然我白宇当然以后会回礼的!哥哥下次再约啊!记住了!”然后带着手机仓皇地跑了,“啊~”白宇跑回车上捂着脸怪叫一声,然后一直都处于放神状态。“咳咳…”咳嗦声突兀地传来……

失踪人口回来啦!

面具6

  大家好…

  看着面前庞大的一座复古风的“欧利蒂丝庄园”奈布多年被教官调教出来的冷静镇定给了他一定的底气,好歹没有吃惊得像旁边那个“爱丽丝”(威廉)一样,下巴都和不上了…

  但心里依旧还是很震惊,他知道自己的合租学长——杰克,是很有钱…但是,他真不知道杰克学长是这么有钱……还有“周可儿学长”(裘克)听威廉说这所庄园最大的股东就是杰克和裘克……

  当初说完之后威廉的脸上有一丝“有钱人就是会玩”的奇怪表情……裘克揽着突然变得奇奇怪怪的威廉走了进去,二人在嘀嘀咕咕什么也不清楚,但是看气氛也是少不了一场PK了……这就是体校生和军校生的可怕,动不动就要PK!杰克就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拉着奈布若无其事地介绍着向前走。

   “这里是一个集合密室逃亡和智力逃脱的庄园,但是我们称它——第五庄园。”依旧是那么简洁明了的话语,果然杰克学长真的像传闻中的那样,真是让我等凡人望尘莫及啊…果真是最斯文的军校生,最暴力的文科生……奈布暗搓搓地想着威廉告诉他的一些关于杰克学长的八卦传闻,却是一点都没有听到杰克叫他的声音

  “奈布,奈布……奈布…!”“额…额.啊!?”奈布在杰克近身的那一刻清醒了过来,“唉…威廉和裘克他们去PK了,去看吗?”杰克伸出手邀请着,“去,走吧!”奈布毫不介意地牵着杰克修长的爪子,并肩向前走去。

   一路走来这装修还真是比鬼屋棒得不是一点了,但是那边那个奇奇怪怪,还有“刘海贴”的可怕椅子是做什么的啊喂!还有那个噼啪噼啪的密码机!这是抄袭啊!奈布置身于这还原度极高的庄园里,一言难尽地看了一眼杰克学长,杰克笑着说:“买来版权了。”厉害啊!不愧是杰克学长(掉马以后就叫大猪蹄子了…)奈布满脸崇拜,连版权都能弄来……(庄园主:呜呜呜~~庄主哭,但是庄主要哭!)

  “我就说怎么听着名字那么熟悉…欧利蒂丝…第五人格!”奈布刚才光顾着崇拜了,才发现这熟悉感是从何而来的!“杰克你也…”奈布刚想询问就到目的地了,只能暂时搁下这件事了。当奈布抬头望向带有血腥恐怖气氛的场地时,“对不起!打扰了!”马上拉着杰克转了回去,不顾他多年好友在后面呼唤的声音“奈布你听我解释……啊!”

  奈布两眼发光,嘿嘿嘿…叫威廉再整自己?这下好了,自己玩脱了吧!嘿嘿嘿…(这是有多少年的怨恨啊…【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奈布:感动吗?
威廉:不敢动!

朱白/龙宇

  我真的没有死!(好吧,也快了~_~)初三狗的累我是知道了,我现在不敢想象高三党的辛苦,反正就是(我这只竹鼠也是快中暑了……)连哥哥们的微博都不能使我看到一丝光明,社会的冷漠啊!义务教育的罪过!

  “龙哥,这里这里!”看着小白故意压低声音招呼他还真是哭笑不得,没办法,只能顺着他家小孩演戏,慢慢地走了过去。“呼,哥哥你怎么来这么晚,火锅都快煮干了!”白宇捧着手机上的小白宇质问着龙哥,恍惚中还真有一种妻子质问自己丈夫为什么不回家的赶脚……朱一龙晃了晃头,想把这些荒诞的想法从脑海里甩掉,但白宇认为他龙哥这是又准备企图萌混过关!虽然很可耻,但白宇还是承认他龙哥成功了!

  把人拉到包间的座位上捧着手机让小小白给龙哥打招呼“居北北好!”小小白倒是对这个很像自家龙哥的大龙哥很是有好感,热情地打着招呼。“小北……”小龙哥的声音从朱一龙衣服兜里穿出,小小白立马紧张地连着叫“哥哥,哥哥!哥哥…”奶声奶气的白宇声还真是让人接受无能,朱一龙下意识就想答应了……“把我放出来吧…”小龙哥无奈的声音很有画面感地传出来,朱一龙把手机拿出来熟练地交给白宇,毕竟之前在镇魂剧组的时候白宇有什么好玩的好笑的事情都要给自己大力推荐一下,久而久之白宇都快比他自己都熟悉他的手机了……

  白宇熟练地打开他龙哥如同老年人般简洁的界面除了微博,微信,吃鸡(还是你逼着下的,是谁说:不下不是好兄弟,是好兄弟就一起苟着啊!……的  白宇:不听不听,龙哥念经……  龙哥:意外躺枪_(:з)∠)_)以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软件了。在这如同X冷淡的屏幕里坐着一个同样乖乖坐着的小龙哥,突然心中想到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之前他逗弄小白宇的时候发现只要拖动他就会使他咯咯笑,那……不知道“龙哥”被拖动会发生 什么呢!?(白宇:当然不是我想看!这是研究研究!严肃脸)白宇是个行动派,想到了就立马行动起来,伸出了罪恶的魔爪,伸向了我们可爱的“龙哥”(意淫可耻!白宇:正直脸!我才不是意淫,这本来就不是龙哥好嘛,是小龙哥!加引号怎么就算意淫了呢!?嘿嘿嘿……)

   本来坐在微博上睁着他那卡姿兰大眼睛发呆的小龙哥就这么被我们的真·白·皮上天·宇给揪了起来,“唔,啊?啊…”以上充分表现了小龙哥的内心,然后眨巴了眨巴他的卡姿兰大眼睛竟有些不知所措,充分表现出“你不放我下来,我就……哭给你看!信不信哦…”的意思。我们的假·白·皮上天·宇(真·白·怕龙哥·宇)立马就把小龙哥给放下才挽救了一场闹剧的发生。

那边在龙哥手上的小白宇早就和龙哥开“撩”(聊)了,“锅锅,锅锅,你也似武汉滴吗?”“锅锅锅锅~你长得好像锅锅呀!”“锅锅锅锅,你也喜欢次热干面吗?”“锅锅,锅锅……”要不是咱龙哥早就在白宇的念叨下练就了一身萌混过关的本领,现在反应系统早就该死机了……于是乎我们的大龙哥今天也在继续努力眨巴他的卡姿兰大眼睛……

真的,我已经是一只中暑的竹鼠了……(虽然是在秋天,我们这儿的秋天贼冷!绝对不是我怕冷!)

面具 5

  我又回来冒泡了!

  当杰克抱着玫瑰花和锅铲反应过来的时候奈布已经开始吃饭了,杰克只好收拾好自己跳动的有些发疼的心脏去吃饭。“唉?你已经好了?我还以为你要站一个小时呢?!”奈布捧着碗一脸打趣般地说着,掩饰着自己也不正常地跳动着的心脏。杰克则是一脸败给你了的表情,郑重地把玫瑰放进餐桌上的花瓶里,一瓶有些淡淡花香的雏菊里插进了一朵突兀的带有浓郁香气的玫瑰,格格不入的同时又有一种奇异的和谐,二人相顾无言却又好似比往常更亲密了几分。
 

  吃完饭后一如既往地该奈布去刷碗,当初合租的时候奈布就提出杰克做饭他刷碗的条约,现在看来当初的奈布真机智,杰克做的饭可是比外卖好吃的不是一点,有种……家的味道。刷完碗奈布照例去开直播被杰克提醒道明天要和威廉还有裘克学长去玩要早点睡觉,于是只开了一局就乖乖地上床睡觉了……

(奈大神看看我:奈布布今天晚上有事吗?为什么只开一局啊?)
(锤爆你狗头:奈大神今天好早啊!)
(奈布是我老公:老公!老公,要好好休息啊!)
(鱼唇的人类们:前面那个别想了,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深海少女的心:奈布是不可能有女朋友了,妥妥的钢铁直男!老铁们都忘了上次X站的事了?)
(新人报道:小白表示一脸懵逼,求前辈们赐教!)
(江湖一条狗:唉,也没啥。就是上次奈大神开直播,匹配到了一个很御姐范儿并御姐风的空军小姐姐,人家在游戏里)
(菜鸟已上线:然后呢?求后续发展!)
(江湖一条狗:很帮奈布,逮着奈布给人疗伤,玩完后就表示想要奈大神的QQ号加一下好友……)
(琼楼我永远买不起:换个号接着爆料:然后嘞,我们亲爱滴奈大神拉黑了人家,一脸惊恐地跟我们说她怕不是个拐卖人口的吧……拐卖人口的吧…人口的吧…的吧…吧…)
(护士与她:哈哈哈,这么多天过去了再听还是那么搞笑啊!哈哈哈哈……)
(毛毛与吉吉:我们的奈大神也太可爱了吧!ớ ₃ờ但是还是很好笑啊!实名心疼空军小姐姐一秒,哈哈哈哈…)
……  ……

  奈布看见这些老粉又给新人普及自己的光辉事迹还真是有些挂不住呢……于是说了晚安了就抓紧下线了……至于那个空军小姐姐嘛,最后发现是自己竹马之交的“好战友”“好兄弟”因为玛尔塔她以她仅剩无几的女人的直觉,觉得很像自己以前的一个朋友(也就是奈布啦)出于性格使然导致她被当成拐卖人口的人贩子……(玛尔塔:屁!老娘我亭亭玉立,美轮美奂!再说一遍!我不是文盲!!!)至于摁着佣兵疗伤这一件事玛尔塔表示:去他妈的军伍情深!虽然知道前因后果了,奈布还是不想跟粉丝们解释一下,毕竟让他自己提起这件事还是有些接受无能,毕竟自己想让他们忘记,永远地忘记,所以说怎么可能自己再提起来这个话题呢?

抱歉!我不能保持按时更新,毕竟现在是关键时期还是“大橘为重”吧!至少等“大橘已定”再说吧!

朱白/龙宇

  又笑了笑说“那就今晚去那个镇魂片场附近咱光去的火锅店吃火锅呗,居老斯~一定要掩护好自己,我可没有五个急救包给你用,该苟着的时候就苟着。”最后还是忍不住调侃了一下在手机对面坐得板板正正地,跟幼儿园开会时的新手爸爸一样,然后就可以用肉眼清晰地看到他龙哥的耳朵尖都红透了。把居老斯憋了半天就憋出个“你个芒果!”白宇跟小时候欺负自己喜欢的人才开心一样,立马就兴奋地开了口回怼他家居老斯“你个椰子!”“你…你个突厥!”朱一龙是没想到他家小白真这么幼稚,最多三岁,不能再多了!“你个毛猴!”完了完了完了,晚了晚了晚了!还是提到了毛猴,朱一龙只好红着脸皮甘拜下风了,其实每次结局都是这样,我还能说什么!?好吧……“哥哥,他们两个在说什么啊?”小白好奇地抬起头看着两个加起来绝对没有十岁的大大的龙哥,和大大的自己。小小的龙哥只是认真地说不要我理他们,他们傻……

抱歉抱歉!更得不多……快开学了,心思难平啊!

面具4

  我终于把手机修好了!!!耶耶耶!
  抱歉!明天开始就没办法连更了,毕竟开学了ᓖ,还是要上学去了,好累啊( •́︿•̀ )ᓙ

  “那个啥……谢谢!”奈布满脸别扭地收下了这朵代表友谊的玫瑰……僵硬地转移话题“对了,是不是还有几天就开学了?”“嗯,三天…”杰克收拾着买来的蔬果,“幸好学长你帮我补习暑假作业,不然就完了!美智子老师除了对海伦娜是美人相以外,对谁都是一副般若相!真是可怕…”奈布一边帮忙收拾东西,一边跟杰克碎碎念着。

  杰克脸色越来越不好,俊美的眉毛都快绞到一块儿去了,‘很不开心,不希望他说出别人的名字,不喜欢别人碰他,那…干脆锁起来比较好吧…?’杰克使劲握了握拳头,就算是修的圆圆的指甲,还是留下了深深的指甲印。开口转移自己那可怕的想法“今天晚上想吃什么…”声音听起来异常的沙哑和忍耐,“唔……什么都行啊,因为杰克你做什么都会很好吃啊!”奈布认真地说,“…好”杰克能听到自己心脏快坏了一般疯狂地跳动,艰难地开口说了声好就冲进了厨房里。

  “唉?杰克今天真是奇怪……难道真的发烧了?(杰克:不是发烧是发骚……)”奈布立马起身去家庭医药箱里翻找666感冒灵去了,同时也错过了杰克一直注视着他的那热烈充满爱意的目光……
 

  “吃饭了…”杰克在厨房喊着,没有人回答……
 

  杰克一脸惊恐和担忧地出去找奈布,找遍了整个屋子都没有人,只留下客厅桌子上还飘着热气的褐色感冒药,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种可能,但自己马上否定掉了“衣橱里衣服都还在,不可能就这么走了…”手里还握着刚才炒菜时用的锅铲,呆呆地坐在客厅里看着眼前逐渐消失的袅袅热气,不安地安慰自己,平时什么高冷腹黑绅士风度男神学长统统不存在的好吗,这个自己吓自己的傻子是谁?

  “咔嚓…”奈布绿色的身影湿哒哒地出现在门口,手中伞也被风雨摧残得不成样子。“喏…送给你,那个,谢谢你给我的花!”奈布满脸别扭地递过去一朵湿乎乎还在往下滴水的玫瑰,也不抬头看杰克一眼,把花塞进杰克的怀里就冲进卫生间擦还在慢慢滴水的头发,空留杰克抱着锅铲和玫瑰傻傻地站在门口,宛如一个静静的傻逼……

  (对玫瑰花的来历艾玛在此表示不满意:今天晚上下雨天使好不容易回家早,先是杰克先生提着菜篮子来向我要花,然后该吃饭了吧,奈布布又来要花,而且天使还不让我发脾气,必须听话!哭唧唧!艾米丽:艾玛……亲亲…)

谢谢大家的陪伴,么么哒(。’▽’。)♡

抱歉<(_ _)>

对不起啊!这么多天没更文…是因为手机出了点问题,维修中…存稿都在手机里暂时没法更新!抱歉了!
谢谢各位小天使们了!

一个长长的脑洞

今天依旧是起名废的一天……

  好闷啊,喘不过气来了…这是哪里?本来龙哥好好地和他的小白在床上睡着觉,突然感觉身上变轻了,也喘不过气来了……小白!

  猛地一睁眼就看到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不过是放大版,横在屏幕前面。两人同时开口:“你…是谁?(泥…似谁)”小小的龙哥开口:“窝似居一龙。”大大的龙哥也开口:“我是朱一龙。”“不,窝才似居一龙。”小小的龙哥皱着眉头说,“对啊,你是居一龙,我是朱一龙啊!”大大的龙哥看着手机屏幕上突然出现的自己的Q版,就起了逗弄之心。“唔……!小北呢?!你把小北弄哪去了?!”小小的龙哥看了看自己身旁,那个调皮淘气的小尾巴去哪里了!?“什么小北?”大大的龙哥好像知道他问的是谁了“是小白吧?”正在这气氛嚣张跋扈,针锋相对的时候……一个视频通话打了进来。

  “龙哥龙哥!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我,现在哭着要找你!唉!你也有啊,这是什么鬼啊?!”白宇胡子拉碴(划掉)玫瑰花的刺伴随着焦急惊恐的脸庞和另一个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在抽噎的小白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小北!”小小的龙哥一眼就看见了自家媳妇(划掉)小白“呜呜呜……哥哥,哥哥……呜呜…”小白看见自家老攻(划掉)龙哥,更委屈了,不停地叫着哥哥。“小白啊,咱还是约个地,让他俩见上一面吧…”大大的龙哥看着他们这个你侬我侬依依不舍的样子,尤其是顶着我和小白的脸…眼角就一阵阵抽搐…看这架势还以为我和小白是棒打鸳鸯的坏人……

   “可是,连高雨儿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唯恐天下不乱的人(高雨儿:屁!我那是磕巍澜!其实我很细心,很细腻的!!!)都让我们最近先别联系,避避风头,等这阵过去了再说。”白宇皱起了眉头,很苦恼的样子,昨天高雨儿这刚给他打过电话……算了,反正有龙哥在…“唉…真羡慕你们俩啊…”说罢还戳了戳那个正在抽噎的“自己”,小白一看那么大的手指头向自己戳过来,撅了噘嘴又是一阵哭。“泥干什么?!憋动小北!”小小的龙哥看小白又哭了立马就想发火(奶萌奶萌地发火!)“哎哎哎,小龙哥,别生气嘛,我不动了!”白宇一看“龙哥”早发火立马就怂了,就算是小龙哥也是一样,马上本本分分地坐好。

  你问我为啥?这是一段不愿提起的以前……一想起来,我就……屁股疼………想什么呢?就是龙哥一激动就不小心把我推到了,其实也不怪龙哥,就是龙哥生气的往前一走,吓得我一后退(毕竟龙哥很少生气嘛……一生气就有些吓人…),绊倒了……要不是龙哥拉我一下可能就磕着后脑勺了…但摔着屁股真的好疼……为此龙哥还自责好一阵子,都说了不是他的事了,唉……屏幕前大大的龙哥看着自家小白手足无措,又乖乖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真是的!龙哥你不向着我还笑话我!真是有了儿子忘了…兄弟!”白宇说到最后明显有一段停顿,最后坚定的语气莫名令人有些心酸……

至今为止不知道叫什么……

各位看官大老爷们帮忙取个名字如何?

   看着外面越来越黑的天,浓的像墨,心中越发担心起来,正在他担心地忍不住想出门寻找的时候,门口终于传来开门的钥匙声。“杰克,先擦擦头发,然后去洗个澡,别感冒了,你知道你感冒多麻烦吗?上次差点没把我累死!”奈布满脸嫌弃地递过去一块毛巾。“哦…谢谢。”杰克哑着嗓子说话,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一边笑着一边从袋子里翻找,最后递过去一朵玫瑰“艾玛给我的。”

  艾玛是奈布和杰克的邻居兼楼下花店的老板,目前和艾米丽同居中,为人活泼,神经大条(单纯),非常喜欢艾米丽,很喜欢给熟悉的人送自己养的花(艾玛:这是天使说的,赠人玫瑰,手……手什么来着?),力气特别大!!!以前有一次奈布和威廉路过艾玛的花店,看见她正在卸货,都是一大箱一大箱的园艺化肥。两人正准备上前帮忙,艾玛连忙挥手说不用帮忙,两人都认为都是客气话,然后…然后……他们就看见艾玛一个人扛起来了两箱化肥……他们上去掂了掂重量……发现他们掂不动!!!艾米丽笑着看了看他们,露出了一个本该如此的笑容,然后就去给艾玛擦汗去了。“虽然我们丢了体育生的脸,但是依然要笑着活下去……”威廉哭笑不得地拍了拍奈布的肩膀,这件事让他们懂得了一个真理“力气不可貌相,艾玛不能斗量啊!”
 

  艾米丽呢是一个医生(艾玛的伴侣),怎么说呢?平日里她是一个温柔体贴(特别是对艾玛),小鸟依人那种感觉,可是一但进入医生模式,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除了艾玛谁都叫不动她。拿着个大针筒子,大白绷带,以及各种医用用品,特像小时候的童年噩梦……